过而能改、善莫大焉

汉文帝在历史上被称为明君。有一次他的车驾经过中渭桥,忽然一个人慌慌张张地从桥上跑过;惊了御驾的马。他就叫卫队逮捕了这个人,交廷尉张释之处置。张释之给予这个人以罚金的处分。文帝很不高兴说:“这人惊了我的马,幸亏这匹马还比较温驯,要是一匹烈马,我岂不要受到伤害?你却只给他以罚金处分,不是太目无君主了吗?”张释之从容不迫地说:“按照法律,进入皇帝车驾前面的道路,只能处以罚金,您要杀他,您就杀他好了,不必交给我处理,我身为廷尉;执掌法律,就只能按法律办事。如果您抛开法律,任意杀人,那么老百姓谁还相信法律还请陛下您三思。“听了这番话,文帝沉思良久,说:”你的意见是对的。”

”文景之治“的出现固然有诸多因素,但与文帝过的雅量怕也不无关系。唐太宗韵虚心纳谏,勇于改过更是被后人传为佳话,他身边有一批直言敢的臣子,尤以魏征最为突出。魏征往往在群臣面前据理力争,与他当面顶撞,搞得他面子上很有些过不去。有一次退朝后他怒气冲冲地回到后宫,没头没恼地蛻:“总有一天我要杀掉这个乡下佬!”长孙皇后察颜观色,问这乡下佬是谁。他说:“除了魏征还有谁?他竟敢当着群臣的面顶撞我!”长孙皇后立即焚起炉香,穿起礼服,向他行正式参拜礼,祝贺道:“陛下有这样的忠臣,这是国家的福气!”唐太宗猛省过来,十分惭愧。从此他对魏征褒奖有加,感情也日益加深。魏征死后,他很悲痛的说:“以人为镜,可以知得失。魏征死了,我失去了一面镜子。”

在“朕即国家”“朕即法律”的封建时代,作为皇帝,能知错并勇于改正,是很不容易的。正因为不容易,所以谁能做到,谁就能够得超乎寻常的成功。汉文帝、唐太宗能做到,所以开创了,”文景之治“、“贞观之治”这两个永远值得后人骄傲的时代。相反在历史上凡拒谏饰非的皇帝,其结局总是亡国亡身。从这个意义上来领会,真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这句话,能够更深刻地体会出‘“善莫大焉”这四个字的人生分量。

”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过而不改,是谓过矣。”人们能改过是了不起的,但是更了不起的,是能够及早地发现自己过失,这就需要自我反省,早期发现的功夫。

曾子曰:“吾日三省吾身: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为什么要自省?因为不自省就不能正确地认识和估价自己,就不能发现自己的缺点错误;不自省就总是只看到自己的长处而看不到自己的短处,只看到人家的短处而看不到人家的长处。魏源说:“不自反,则终日见人之尤也;诚反己,则终日见己之尤也。“

一个人要有所成就实现宏伟抱负,就必须不断增强自的本领,尤其要不断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,使自己的德行等于完善。没有这价前提,就难以有大作为。要提高修养,就必须在自省二字上功夫,因为只有通过自省才能发现自己的确的弱点,才能明白自己哪些地方还不够,哪些地方还需要改进,提高,可以说,自省是提高修养的不二法门。成功励志  www.etcycles.com 古人云:自责之外,无胜人之术;自强之外,无上人之术。”这是说,除了检讨自己的过失之外没有其它胜过别人的方法;除了增强目己的本领之外,没有其它超过别人的方法。这话道出了自我反省与增长才干、提高修养的辩证关系。

做到自省并不容易。人都有自尊心、自信心,这是好事,个人如果缺乏自尊自信,那么他的生命也就完结了。但是,人们往往难以处理好自尊自信与清醒地认识自己的弱点短处的关系,往往因为自尊自信而忽略了自省,尤其是在取得一些成功,受到别人称赞的时候,甚至把自己的缺点看作长处。所以古人说:目短于自见,智短于自知。正因为做到自省很难,所以前人很重视这种功夫。三国时的徐翰说:“明莫大于自见,聪莫大于自闻。”能够自见、自闻,即能够反省自己,就是最大的聪明。隋朝的王通说:“自知者英,自胜者雄。”  具有自知之明,并能战胜自我,可算得上英雄豪杰。
105彩票